back

點擊黃河:黃河擺尾篇

本集介紹了黃河在山東入海口“擺尾”現象的歷史,並講述了“擺尾”和當地工業發展、居民生活之間的關係。黃河每年將大量泥沙帶到河口,河道淤積堵塞,致使黃河河口段流路年年漫灘,日積月累逐漸形成擺動和改道的局面。每一次改道,在百姓的記憶中都是一次災難。由於勝利油田的建立,治理擺尾成爲一項國家任務。當黃河擺尾終於成爲歷史,枯水和土地鹽鹼化又開始降臨這個一度被水患驚擾的地方。
各集介紹

點擊黃河:中原商業篇

點擊黃河:中原商業篇
本集通過各個時代的鄭州人對鄭州百貨零售業的追憶,從一個局部來展示了二十世紀的中原商業發展史。從幾家私營的小商店,發展到公私合營後的國營百貨大樓,再到90年代,多家商場林立,有國營,有合營,有私營,逐鹿鄭州商界,掀起初如火如荼的鄭州商戰,親歷這場時代變遷的鄭州人回憶起來,感慨良多。這其中,亞細亞商場的創建、發展、以及最後的衰落給鄭州人留下了難言的感受。
本集通過各個時代的鄭州人對鄭州百貨零售業的追憶,從一個局部來展示了二十世紀的中原商業發展史。從幾家私營的小商店,發展到公私合營後的國營百貨大樓,再到90年代,多家商場林立,有國營,有合營,有私營,逐鹿鄭州商界,掀起初如火如荼的鄭州商戰,親歷這場時代變遷的鄭州人回憶起來,感慨良多。這其中,亞細亞商場的創建、發展、以及最後的衰落給鄭州人留下了難言的感受。

點擊黃河:梁山運河篇

點擊黃河:梁山運河篇
京航古運河曾經在今天的梁山縣境內穿過黃河。從明朝以來,它一直是南北物資運輸的重要通道。1958年,古運河被人爲地廢除了。幾經波折,如今,古運河只剩下了乾枯的河道。但梁山人卻依然留戀著古運河的歷史神韻。
京航古運河曾經在今天的梁山縣境內穿過黃河。從明朝以來,它一直是南北物資運輸的重要通道。1958年,古運河被人爲地廢除了。幾經波折,如今,古運河只剩下了乾枯的河道。但梁山人卻依然留戀著古運河的歷史神韻。

點擊黃河:潼關故城篇

點擊黃河:潼關故城篇
本集講述了陝西潼關故城的歷史。潼關古城地處要塞,經歷了世代炮火的洗禮,仍然頑強地屹立在黃河岸邊。然而五十年代,潼關古城卻爲三門峽工程挪了地方。真正的潼關古城不復存在了,但是在老人們的記憶中,依然屹立著一座開著四個城門、飄著肉夾饃的香味……的潼關古城。
本集講述了陝西潼關故城的歷史。潼關古城地處要塞,經歷了世代炮火的洗禮,仍然頑強地屹立在黃河岸邊。然而五十年代,潼關古城卻爲三門峽工程挪了地方。真正的潼關古城不復存在了,但是在老人們的記憶中,依然屹立著一座開著四個城門、飄著肉夾饃的香味……的潼關古城。

點擊黃河:炳靈寺古蹟篇

點擊黃河:炳靈寺古蹟篇
炳靈寺石窟是甘肅黃河岸邊的著名佛教石窟,始鑿於先秦,在北魏時期達到鼎盛。當年的文物工作者講述了重新發現炳靈寺石窟的過程,各個時代對石窟採取的保護措施,以及圍繞著炳靈寺發生的一些人和事,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文物保護的發展歷史。
炳靈寺石窟是甘肅黃河岸邊的著名佛教石窟,始鑿於先秦,在北魏時期達到鼎盛。當年的文物工作者講述了重新發現炳靈寺石窟的過程,各個時代對石窟採取的保護措施,以及圍繞著炳靈寺發生的一些人和事,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文物保護的發展歷史。

點擊黃河:天盡頭信息篇

點擊黃河:天盡頭信息篇
在陝西黃河邊的深山裏有一個村莊叫天盡頭,至今還不通公路。村民祖祖輩輩傾聽著山下的延河彙入黃河的滾滾濤聲,黃河邊祭奠大禹的龍王廟遺迹尚存。村民孫世仁老漢述說兒時龍王廟的最後一次廟會,八旬老藝人講述陝北純樸的剪紙藝術,紅軍老戰士劉宗成述說黃河邊的激烈戰鬥數百名戰士血染黃河時泣不成聲,村長李錦瑞述說自己如何成爲天盡頭村最後一位外來戶,一心走出大山的農村姑娘王燕燕哭訴父親爲了捉蠍子賣錢摔死在山崖邊......天盡頭村只有住在窯洞裏的十幾戶人家四十幾口人,村民們早晨爭著到山下“搶水“,晌午趕到黃河邊“撈柴”,傍晚下到溝底捉蠍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還是朝不飽夕。 去年,天盡頭村通了電,村民們高興地幾個晚上睡不著覺,幾天後孫世仁老漢家裏搬回了第一台電視機,從此村民們在孫老漢的家裏瞭解到了天盡頭村外面更多的世界,村裏的十幾個年輕人也先後走出了天盡頭。 今年村裏依靠扶貧專案用上了“省柴竈”和“集雨飲水”等多種專案設施,但是連續三年的大旱,天盡頭村已經連續三年秋糧顆粒無收。中秋節快到了,捨不得離開天盡頭村的老八路孫月勝老漢邁著病腿來到烈士碑前祭奠戰友,孫世仁老人站在黃河邊的龍王廟前不停的抽著旱煙,他說,也許十幾年後天盡頭村就不會再有人煙了。
在陝西黃河邊的深山裏有一個村莊叫天盡頭,至今還不通公路。村民祖祖輩輩傾聽著山下的延河彙入黃河的滾滾濤聲,黃河邊祭奠大禹的龍王廟遺迹尚存。村民孫世仁老漢述說兒時龍王廟的最後一次廟會,八旬老藝人講述陝北純樸的剪紙藝術,紅軍老戰士劉宗成述說黃河邊的激烈戰鬥數百名戰士血染黃河時泣不成聲,村長李錦瑞述說自己如何成爲天盡頭村最後一位外來戶,一心走出大山的農村姑娘王燕燕哭訴父親爲了捉蠍子賣錢摔死在山崖邊......天盡頭村只有住在窯洞裏的十幾戶人家四十幾口人,村民們早晨爭著到山下“搶水“,晌午趕到黃河邊“撈柴”,傍晚下到溝底捉蠍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還是朝不飽夕。 去年,天盡頭村通了電,村民們高興地幾個晚上睡不著覺,幾天後孫世仁老漢家裏搬回了第一台電視機,從此村民們在孫老漢的家裏瞭解到了天盡頭村外面更多的世界,村裏的十幾個年輕人也先後走出了天盡頭。 今年村裏依靠扶貧專案用上了“省柴竈”和“集雨飲水”等多種專案設施,但是連續三年的大旱,天盡頭村已經連續三年秋糧顆粒無收。中秋節快到了,捨不得離開天盡頭村的老八路孫月勝老漢邁著病腿來到烈士碑前祭奠戰友,孫世仁老人站在黃河邊的龍王廟前不停的抽著旱煙,他說,也許十幾年後天盡頭村就不會再有人煙了。

點擊黃河:黃河擺尾篇

點擊黃河:黃河擺尾篇
本集介紹了黃河在山東入海口“擺尾”現象的歷史,並講述了“擺尾”和當地工業發展、居民生活之間的關係。黃河每年將大量泥沙帶到河口,河道淤積堵塞,致使黃河河口段流路年年漫灘,日積月累逐漸形成擺動和改道的局面。每一次改道,在百姓的記憶中都是一次災難。由於勝利油田的建立,治理擺尾成爲一項國家任務。當黃河擺尾終於成爲歷史,枯水和土地鹽鹼化又開始降臨這個一度被水患驚擾的地方。
本集介紹了黃河在山東入海口“擺尾”現象的歷史,並講述了“擺尾”和當地工業發展、居民生活之間的關係。黃河每年將大量泥沙帶到河口,河道淤積堵塞,致使黃河河口段流路年年漫灘,日積月累逐漸形成擺動和改道的局面。每一次改道,在百姓的記憶中都是一次災難。由於勝利油田的建立,治理擺尾成爲一項國家任務。當黃河擺尾終於成爲歷史,枯水和土地鹽鹼化又開始降臨這個一度被水患驚擾的地方。

點擊黃河:三門峽水庫篇

點擊黃河:三門峽水庫篇
本集講述了修建河南三門峽水庫和搬遷明代建築永樂宮的往事。1956年,三門峽水庫即將動工,一個巨大的水庫將淹沒許多地方。明代建築永樂宮就在淹沒的名單中。如何將之完整搬遷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當時,兩支隊伍迅速向兩個地方彙集,一方是龐大的三門峽工程建設者,一方是永樂宮搬遷的技術人員。雙方肩負著的是兩個艱巨的任務。一方在建,一方在拆。三門峽的建設者們將人的力量和潛能發揮到極致,建設速度令世人驚歎,黃河要提前合龍。 永樂宮的專家及技術人員以出奇的智慧創造出世界古建築搬遷及壁畫揭取的成功典範。兩個互爲因果的工程都成功了。參加過當年建設與搬遷的人員,將回憶那時的情況。
本集講述了修建河南三門峽水庫和搬遷明代建築永樂宮的往事。1956年,三門峽水庫即將動工,一個巨大的水庫將淹沒許多地方。明代建築永樂宮就在淹沒的名單中。如何將之完整搬遷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當時,兩支隊伍迅速向兩個地方彙集,一方是龐大的三門峽工程建設者,一方是永樂宮搬遷的技術人員。雙方肩負著的是兩個艱巨的任務。一方在建,一方在拆。三門峽的建設者們將人的力量和潛能發揮到極致,建設速度令世人驚歎,黃河要提前合龍。 永樂宮的專家及技術人員以出奇的智慧創造出世界古建築搬遷及壁畫揭取的成功典範。兩個互爲因果的工程都成功了。參加過當年建設與搬遷的人員,將回憶那時的情況。
所有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