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零點院線:白銀

《白銀》講述在外四年漂泊的導演一次也沒有回家,而他偏遠的家鄉連電話通訊都需要爬到最高的山頂。母親每次與他的通話裡都包含著死訊,漸漸地他意識到自己父母年齡的增長,思考有關人生老病死的問題,藉此他回到家鄉……時隔四年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家鄉,他不僅發現一代又一代村裡人對神秘力量的敬畏所流傳下的祭祀儀式,無意識的殘忍殺戮,仿佛咒語印刻在村裡人的靈魂。政治與人們的關係演變成村民口中農村戶口、農民現實利益的討論,他們按照往常的生活軌跡活著,影片通過對日常生活片段的剪影,思考生命主體性與社會生態的關聯。
各集介紹

零點院線:櫃族

零點院線:櫃族
中國大陸的同志族群中,大多數人都還藏在櫃子裡,壓抑內心。他們遭受著來自朋友、家庭、社會……各方面的壓力,讓櫃門緊鎖,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該影片採訪了十幾位出櫃同志,他們有的經歷過歧視、壓制甚至暴力,但也有感動、成長和理解。這其中更有同志媽媽吳幼堅,堅定的站在同志孩子的身邊。影片真情實感地展現出被忽視的一個群體,然而不論櫃子內外,讓他們發出自己的聲音, 而其努力終究是有意義的。出櫃潮流來了!今天你出櫃了嗎?
中國大陸的同志族群中,大多數人都還藏在櫃子裡,壓抑內心。他們遭受著來自朋友、家庭、社會……各方面的壓力,讓櫃門緊鎖,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該影片採訪了十幾位出櫃同志,他們有的經歷過歧視、壓制甚至暴力,但也有感動、成長和理解。這其中更有同志媽媽吳幼堅,堅定的站在同志孩子的身邊。影片真情實感地展現出被忽視的一個群體,然而不論櫃子內外,讓他們發出自己的聲音, 而其努力終究是有意義的。出櫃潮流來了!今天你出櫃了嗎?

零點院線:掩埋

零點院線:掩埋
1976年7 月28日是唐山人無法忘記的一天,數十萬親人的生命結束了,數十萬的倖存者因為那一天的唐山大地震改變了一生!那些與唐山大地震有關的官員、專家以及工作者們,他們都不應忘記,因為歷史將永遠記住這個黃昏!1976的唐山大地震留給世人的疑問太多,地震前唐山的地震工作者和北京的地震專家都曾發出過臨震警告!但最終卻以超過24萬人的生命被掩埋為代價,造成了震驚中外的大悲劇。這到底是為什麼?面對慘絕人寰的大地震,人類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悲劇的發生。僅是金錢與淚水捐給不幸者,那是人類的悲哀,這個民族必須鼓起勇氣面對本民族的弱點,才能有希望。影片《掩埋》通過採訪事件當事者,以倒計時的方式詳細再現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預測和漏報經過,以及因當時政府對地震漏報的漠視態度而導致2008年汶川地震悲劇的重演。在目前露臉的地震題材紀錄片中,它是第一部探尋地震預報問題的作品。
1976年7 月28日是唐山人無法忘記的一天,數十萬親人的生命結束了,數十萬的倖存者因為那一天的唐山大地震改變了一生!那些與唐山大地震有關的官員、專家以及工作者們,他們都不應忘記,因為歷史將永遠記住這個黃昏!1976的唐山大地震留給世人的疑問太多,地震前唐山的地震工作者和北京的地震專家都曾發出過臨震警告!但最終卻以超過24萬人的生命被掩埋為代價,造成了震驚中外的大悲劇。這到底是為什麼?面對慘絕人寰的大地震,人類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悲劇的發生。僅是金錢與淚水捐給不幸者,那是人類的悲哀,這個民族必須鼓起勇氣面對本民族的弱點,才能有希望。影片《掩埋》通過採訪事件當事者,以倒計時的方式詳細再現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預測和漏報經過,以及因當時政府對地震漏報的漠視態度而導致2008年汶川地震悲劇的重演。在目前露臉的地震題材紀錄片中,它是第一部探尋地震預報問題的作品。

零點院線:白銀

零點院線:白銀
《白銀》講述在外四年漂泊的導演一次也沒有回家,而他偏遠的家鄉連電話通訊都需要爬到最高的山頂。母親每次與他的通話裡都包含著死訊,漸漸地他意識到自己父母年齡的增長,思考有關人生老病死的問題,藉此他回到家鄉……時隔四年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家鄉,他不僅發現一代又一代村裡人對神秘力量的敬畏所流傳下的祭祀儀式,無意識的殘忍殺戮,仿佛咒語印刻在村裡人的靈魂。政治與人們的關係演變成村民口中農村戶口、農民現實利益的討論,他們按照往常的生活軌跡活著,影片通過對日常生活片段的剪影,思考生命主體性與社會生態的關聯。
《白銀》講述在外四年漂泊的導演一次也沒有回家,而他偏遠的家鄉連電話通訊都需要爬到最高的山頂。母親每次與他的通話裡都包含著死訊,漸漸地他意識到自己父母年齡的增長,思考有關人生老病死的問題,藉此他回到家鄉……時隔四年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家鄉,他不僅發現一代又一代村裡人對神秘力量的敬畏所流傳下的祭祀儀式,無意識的殘忍殺戮,仿佛咒語印刻在村裡人的靈魂。政治與人們的關係演變成村民口中農村戶口、農民現實利益的討論,他們按照往常的生活軌跡活著,影片通過對日常生活片段的剪影,思考生命主體性與社會生態的關聯。

零點院線:秉愛

零點院線:秉愛
張秉愛是一個住在三峽庫區的普通的農婦。20多年前,由父母做主從高山上嫁到了生活相對富裕的江邊。但是丈夫有病,秉愛不得不一個人承擔了全部的生活重擔。日子雖苦,但秉愛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因為兒子是村裡唯一考上了縣重點高中的孩子。 導演從女性的社會視角解讀中國傳統女人,張秉愛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勇敢民對生活,面對生活的壓力不屈不撓,這就是秉愛。為了“一代人的夢”,三峽工程不得不上馬。如果真的有千萬人因此額手稱慶,大抵起碼有一個人不同意,她就是張秉愛。 政府要村民遷戶,大壩截流。這位肩負全家生活重擔的農婦,守著釘子屋,因沒有分得該有的土地,誓不低頭。導演馮豔隨著她下田幹活,與迫遷的幹部周旋,逐漸,紀錄片不再止於紀錄片;時光流轉,生活節律的實感徹底進入觀眾的呼吸。
張秉愛是一個住在三峽庫區的普通的農婦。20多年前,由父母做主從高山上嫁到了生活相對富裕的江邊。但是丈夫有病,秉愛不得不一個人承擔了全部的生活重擔。日子雖苦,但秉愛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因為兒子是村裡唯一考上了縣重點高中的孩子。 導演從女性的社會視角解讀中國傳統女人,張秉愛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勇敢民對生活,面對生活的壓力不屈不撓,這就是秉愛。為了“一代人的夢”,三峽工程不得不上馬。如果真的有千萬人因此額手稱慶,大抵起碼有一個人不同意,她就是張秉愛。 政府要村民遷戶,大壩截流。這位肩負全家生活重擔的農婦,守著釘子屋,因沒有分得該有的土地,誓不低頭。導演馮豔隨著她下田幹活,與迫遷的幹部周旋,逐漸,紀錄片不再止於紀錄片;時光流轉,生活節律的實感徹底進入觀眾的呼吸。

零點院線:算命(上)

零點院線:算命(上)
曆百程(化名)孤獨半生,40多歲的時候碰到石珍珠——她因為殘障,在老家倍受虐待,兩人從此開始一起生活。他們住在北方某個城鄉結合地帶,曆百程以替人算命維生,來找他算命的主顧常常是妓女,她們都各懷心事。 因為冬天太冷,又碰上掃黃打非,老兩口回到老家青龍。在那裡,他們去過石珍珠的娘家,又回到曆百程的老宅。春天的時候,他們重新上路,趕赴廟會,等待時來運轉…… 《算命》以長卷的篇幅,中國傳統小說章回體的形式進行。《算命》的場景隨人物轉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間提供的社會背景中,從身世複雜的性工作者唐小雁,到曆百程和程珍珠的生活經歷,讓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顛沛流離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然而就算是草根階級,他們也有很強的表達欲望。《算命》對殘障和社會邊緣人物的呈現,從不同角度試圖洞徹人性充滿了道德挑戰的味道。
曆百程(化名)孤獨半生,40多歲的時候碰到石珍珠——她因為殘障,在老家倍受虐待,兩人從此開始一起生活。他們住在北方某個城鄉結合地帶,曆百程以替人算命維生,來找他算命的主顧常常是妓女,她們都各懷心事。 因為冬天太冷,又碰上掃黃打非,老兩口回到老家青龍。在那裡,他們去過石珍珠的娘家,又回到曆百程的老宅。春天的時候,他們重新上路,趕赴廟會,等待時來運轉…… 《算命》以長卷的篇幅,中國傳統小說章回體的形式進行。《算命》的場景隨人物轉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間提供的社會背景中,從身世複雜的性工作者唐小雁,到曆百程和程珍珠的生活經歷,讓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顛沛流離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然而就算是草根階級,他們也有很強的表達欲望。《算命》對殘障和社會邊緣人物的呈現,從不同角度試圖洞徹人性充滿了道德挑戰的味道。

零點院線:算命(下)

零點院線:算命(下)
唐小雁的江湖、石珍珠的笑、厲百程的扯和樂觀,這都是中國底層最艱難最萬劫的人生。《算命》以長卷的篇幅,中國傳統小說章回體的形式進行。《算命》的場景隨人物轉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間提供的社會背景中,從身世複雜的性工作者唐小雁,到曆百程和程珍珠的人生經歷,讓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顛沛流離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導演真實而深入地關注的底層生活,揭示社會層面中 “被失聲”的群體,然而就算是草根階級,他們也有很強的表達欲望。《算命》對殘障和社會邊緣人物的呈現,從不同角度試圖洞徹人性充滿了道德挑戰的味道。
唐小雁的江湖、石珍珠的笑、厲百程的扯和樂觀,這都是中國底層最艱難最萬劫的人生。《算命》以長卷的篇幅,中國傳統小說章回體的形式進行。《算命》的場景隨人物轉徙,在不同的地域空間提供的社會背景中,從身世複雜的性工作者唐小雁,到曆百程和程珍珠的人生經歷,讓人看到小人物微不足道,顛沛流離的人生以及其中的人情世故。 導演真實而深入地關注的底層生活,揭示社會層面中 “被失聲”的群體,然而就算是草根階級,他們也有很強的表達欲望。《算命》對殘障和社會邊緣人物的呈現,從不同角度試圖洞徹人性充滿了道德挑戰的味道。

零點院線:我的身體你作主

零點院線:我的身體你作主
秦永健是中央美院的人體模特,因為身體素質和敬業精神,他贏得美院“第一男模”的稱號。其實秦永健的理想是做一個演員,只是入門無道,經朋友點撥,便進入了模特行業,因為他更願意展示身體的美,所以每當有人在畫他,塑他,拍他的時候,他就已經進入一個演員的角色了,並在這“神聖的事業” 中獲得心裡慰藉。 但現實的生活不是戲,他還要為生計奔波,轉戰於各種戰場,並為了自身的權益,逐漸學會了討價還價。秦勇健通過身體對藝術的追求,滿足不了生活對他的要求,他對女兒的愛卻彌補不了女兒跟他之間的距離,作爲社會中孤獨的個體,北漂的生活無非爲夢想而已。他需要各種情感的訴諸,然而社會是現實的,現實的只能讓他做出選擇,有選擇就會有痛苦,有痛苦的選擇,他的生活才是精彩的。 這個城市漸漸靜歇,五光十色的霓紅燈把窮的,富的,醉生夢死的,辛勤奔勞的人們引進了或苦或甜的境地,讓他們虛無中的至衰和極樂,憧憬與駭異,然而這也是塵世的繼續與誇張而已,人難得的就是堅持夢想。
秦永健是中央美院的人體模特,因為身體素質和敬業精神,他贏得美院“第一男模”的稱號。其實秦永健的理想是做一個演員,只是入門無道,經朋友點撥,便進入了模特行業,因為他更願意展示身體的美,所以每當有人在畫他,塑他,拍他的時候,他就已經進入一個演員的角色了,並在這“神聖的事業” 中獲得心裡慰藉。 但現實的生活不是戲,他還要為生計奔波,轉戰於各種戰場,並為了自身的權益,逐漸學會了討價還價。秦勇健通過身體對藝術的追求,滿足不了生活對他的要求,他對女兒的愛卻彌補不了女兒跟他之間的距離,作爲社會中孤獨的個體,北漂的生活無非爲夢想而已。他需要各種情感的訴諸,然而社會是現實的,現實的只能讓他做出選擇,有選擇就會有痛苦,有痛苦的選擇,他的生活才是精彩的。 這個城市漸漸靜歇,五光十色的霓紅燈把窮的,富的,醉生夢死的,辛勤奔勞的人們引進了或苦或甜的境地,讓他們虛無中的至衰和極樂,憧憬與駭異,然而這也是塵世的繼續與誇張而已,人難得的就是堅持夢想。

零點院線:天降

零點院線:天降
鮮爲人知的湖南綏寧縣是一個普通却充滿魔幻的地方。作爲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出的火箭殘骸的規劃落區,從1990年始至今近20年間,先後數十次迎接了從天而降的火箭殘骸。這種神秘而危險的「天外來客」打破了落點轄區內16萬當地人貧窮而平靜的生活。 2008年是中國的「奧運年」和「航天年」,在光鮮的「盛世」背面,綏寧人們不得不再次承受從天而降的宿命。 本片試圖以魔幻而現實的火箭殘骸落區綏寧爲縮影,來勾勒出籠罩在强大的國家意志下的家園圖景和生活面貌,並引起人們對我們的生存家園和現實處境的憂思。 片名的「天降」一詞在這裡不單指那些從天而降的殘骸,也指命運,一種不僅囿於此處斯民,而同樣延伸至其他人頭上的普遍性的「天命」。 「天」不單是指物理意義上的天空,也是國家意志的代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2008年,也許片中呈現出的偏居一隅而鮮爲人知的綏寧,比光鮮的奧運會和「神舟七號」離真實的中國社會更近。
鮮爲人知的湖南綏寧縣是一個普通却充滿魔幻的地方。作爲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出的火箭殘骸的規劃落區,從1990年始至今近20年間,先後數十次迎接了從天而降的火箭殘骸。這種神秘而危險的「天外來客」打破了落點轄區內16萬當地人貧窮而平靜的生活。 2008年是中國的「奧運年」和「航天年」,在光鮮的「盛世」背面,綏寧人們不得不再次承受從天而降的宿命。 本片試圖以魔幻而現實的火箭殘骸落區綏寧爲縮影,來勾勒出籠罩在强大的國家意志下的家園圖景和生活面貌,並引起人們對我們的生存家園和現實處境的憂思。 片名的「天降」一詞在這裡不單指那些從天而降的殘骸,也指命運,一種不僅囿於此處斯民,而同樣延伸至其他人頭上的普遍性的「天命」。 「天」不單是指物理意義上的天空,也是國家意志的代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2008年,也許片中呈現出的偏居一隅而鮮爲人知的綏寧,比光鮮的奧運會和「神舟七號」離真實的中國社會更近。
所有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