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記者舊記:見證乒乓外交

1971年3月28日,第31屆世乒賽在日本名古屋愛知體育館正式開幕。中國此次參賽代表團有60多人,其中運動員28名,是50多個參賽國的代表團中陣容最大的一個。運動員們實力雄厚,沉著應戰,捷報頻頻。而李振羽和他的同事們在認真準確地記錄整個賽事的同時,也在用敏銳的視角觀察著賽場內外的焦點事件。
各集介紹

記者舊記:從緬北到緬中

記者舊記:從緬北到緬中
從1944年6月開始,重慶《大公報》的通訊上,開始出現了來自印緬戰場最前線的報導,署名的作者便是當年21歲的鄧蜀生。如今64年過去了,已年過耄耋之年的鄧蜀生已成為了一名在美國史研究上的前輩學者,他說,正是64年前在印緬戰場跟隨美軍部隊報導新聞,奠定了自己如今的發展方向。
從1944年6月開始,重慶《大公報》的通訊上,開始出現了來自印緬戰場最前線的報導,署名的作者便是當年21歲的鄧蜀生。如今64年過去了,已年過耄耋之年的鄧蜀生已成為了一名在美國史研究上的前輩學者,他說,正是64年前在印緬戰場跟隨美軍部隊報導新聞,奠定了自己如今的發展方向。

記者舊記:在重慶跑消息

記者舊記:在重慶跑消息
從1944年6月開始,重慶《大公報》的通訊上,開始出現了來自印緬戰場最前線的報導,署名的作者便是當年21歲的鄧蜀生。如今64年過去了,已年過耄耋之年的鄧蜀生已成為了一名在美國史研究上的前輩學者,他說,正是64年前在印緬戰場跟隨美軍部隊報導新聞,奠定了自己如今的發展方向。
從1944年6月開始,重慶《大公報》的通訊上,開始出現了來自印緬戰場最前線的報導,署名的作者便是當年21歲的鄧蜀生。如今64年過去了,已年過耄耋之年的鄧蜀生已成為了一名在美國史研究上的前輩學者,他說,正是64年前在印緬戰場跟隨美軍部隊報導新聞,奠定了自己如今的發展方向。

記者舊記:廣東,1958

記者舊記:廣東,1958
1956年,記者杜導正來到廣州,在隨後的“大躍進”中,原本躊躇滿志的杜導正開始了在輕信與懷疑、盲從與抵制之間的徘徊。
1956年,記者杜導正來到廣州,在隨後的“大躍進”中,原本躊躇滿志的杜導正開始了在輕信與懷疑、盲從與抵制之間的徘徊。

記者舊記:紅牆攝影紀事

記者舊記:紅牆攝影紀事
1949年10月,為了記錄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蘇聯政府專門派攝影師,幫助新中國拍攝《中國人民的勝利》和《解放了的中國》兩部影片,剛剛從戰場上走下來的李華,因為表現出色,而被派往“五彩隊”,和蘇聯老大哥一起合作拍攝。
1949年10月,為了記錄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蘇聯政府專門派攝影師,幫助新中國拍攝《中國人民的勝利》和《解放了的中國》兩部影片,剛剛從戰場上走下來的李華,因為表現出色,而被派往“五彩隊”,和蘇聯老大哥一起合作拍攝。

記者舊記:膠片中的戰爭

記者舊記:膠片中的戰爭
1946年10月1日,東北電影製片廠成立。這是在接管日偽時期遺留下來的“滿映株式會社”基礎上成立的,使人民電影終於有了一個正規的製片基地。在當時,東北電影製片廠除了生產電影以外,還在培養人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曾舉辦過三期電影培訓班,為中國的電影事業培養了大批人才。那時的李錫明憑著自己的聰慧機靈,以攝影助理的身份融入了東影這個大家庭。
1946年10月1日,東北電影製片廠成立。這是在接管日偽時期遺留下來的“滿映株式會社”基礎上成立的,使人民電影終於有了一個正規的製片基地。在當時,東北電影製片廠除了生產電影以外,還在培養人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曾舉辦過三期電影培訓班,為中國的電影事業培養了大批人才。那時的李錫明憑著自己的聰慧機靈,以攝影助理的身份融入了東影這個大家庭。

記者舊記:我的政治任務

記者舊記:我的政治任務
1971年3月28日,第31屆世乒賽在日本名古屋愛知體育館正式開幕。中國此次參賽代表團有60多人,其中運動員28名,是50多個參賽國的代表團中陣容最大的一個。運動員們實力雄厚,沉著應戰,捷報頻頻。而李振羽和他的同事們在認真準確地記錄整個賽事的同時,也在用敏銳的視角觀察著賽場內外的焦點事件。
1971年3月28日,第31屆世乒賽在日本名古屋愛知體育館正式開幕。中國此次參賽代表團有60多人,其中運動員28名,是50多個參賽國的代表團中陣容最大的一個。運動員們實力雄厚,沉著應戰,捷報頻頻。而李振羽和他的同事們在認真準確地記錄整個賽事的同時,也在用敏銳的視角觀察著賽場內外的焦點事件。

記者舊記:見證乒乓外交

記者舊記:見證乒乓外交
1971年3月28日,第31屆世乒賽在日本名古屋愛知體育館正式開幕。中國此次參賽代表團有60多人,其中運動員28名,是50多個參賽國的代表團中陣容最大的一個。運動員們實力雄厚,沉著應戰,捷報頻頻。而李振羽和他的同事們在認真準確地記錄整個賽事的同時,也在用敏銳的視角觀察著賽場內外的焦點事件。
1971年3月28日,第31屆世乒賽在日本名古屋愛知體育館正式開幕。中國此次參賽代表團有60多人,其中運動員28名,是50多個參賽國的代表團中陣容最大的一個。運動員們實力雄厚,沉著應戰,捷報頻頻。而李振羽和他的同事們在認真準確地記錄整個賽事的同時,也在用敏銳的視角觀察著賽場內外的焦點事件。

記者舊記:鄧小平在廣東

記者舊記:鄧小平在廣東
一名新聞工作者,一個經歷解放、文革和改革開放的人,地道的廣東人梁伯權用心愛的鏡頭見證了“鄧時代”中國社會的變革,見證了改革前沿的飛速發展,特別是總設計師南巡給廣東帶來的變化,但生性低調的他從不願主動提起這一段特殊的過往。
一名新聞工作者,一個經歷解放、文革和改革開放的人,地道的廣東人梁伯權用心愛的鏡頭見證了“鄧時代”中國社會的變革,見證了改革前沿的飛速發展,特別是總設計師南巡給廣東帶來的變化,但生性低調的他從不願主動提起這一段特殊的過往。

記者舊記:聚焦中國外交

記者舊記:聚焦中國外交
歷史學家,用自己的筆書寫歷史,而錢嗣傑先生,則是用相機真實地記錄下歷史。翻開新中國攝影史,你會輕易找到錢嗣傑這個名字:朝鮮停戰談判、志願軍戰俘被遣返、萬隆會議周總理的發言、毛主席重上井岡山、毛主席暢遊長江、鄧小平在聯合國發言……他所拍攝的每一張照片中,都凝固著珍貴的歷史瞬間,凝固著新中國偉人的英姿。
歷史學家,用自己的筆書寫歷史,而錢嗣傑先生,則是用相機真實地記錄下歷史。翻開新中國攝影史,你會輕易找到錢嗣傑這個名字:朝鮮停戰談判、志願軍戰俘被遣返、萬隆會議周總理的發言、毛主席重上井岡山、毛主席暢遊長江、鄧小平在聯合國發言……他所拍攝的每一張照片中,都凝固著珍貴的歷史瞬間,凝固著新中國偉人的英姿。

記者舊記:六年紅牆歲月

記者舊記:六年紅牆歲月
歷史學家,用自己的筆書寫歷史,而錢嗣傑先生,則是用相機真實地記錄下歷史。翻開新中國攝影史,你會輕易找到錢嗣傑這個名字:朝鮮停戰談判、志願軍戰俘被遣返、萬隆會議周總理的發言、毛主席重上井岡山、毛主席暢遊長江、鄧小平在聯合國發言……他所拍攝的每一張照片中,都凝固著珍貴的歷史瞬間,凝固著新中國偉人的英姿。
歷史學家,用自己的筆書寫歷史,而錢嗣傑先生,則是用相機真實地記錄下歷史。翻開新中國攝影史,你會輕易找到錢嗣傑這個名字:朝鮮停戰談判、志願軍戰俘被遣返、萬隆會議周總理的發言、毛主席重上井岡山、毛主席暢遊長江、鄧小平在聯合國發言……他所拍攝的每一張照片中,都凝固著珍貴的歷史瞬間,凝固著新中國偉人的英姿。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專列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專列
作為毛澤東專列上的一位女性專職攝影師,舒世俊得到了更多走近毛澤東的機會,也品嘗了更多常人所無法體驗,更無力去體驗的辛酸苦辣。
作為毛澤東專列上的一位女性專職攝影師,舒世俊得到了更多走近毛澤東的機會,也品嘗了更多常人所無法體驗,更無力去體驗的辛酸苦辣。

記者舊記:從延安到北京

記者舊記:從延安到北京
1937年,徐肖冰來到了延安,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拍攝毛澤東在機場迎接送蘇聯歸來的王明。然而在拍攝的過程中,徐肖冰卻被美國人馬海德拽到了一旁詢問起他的身份。當他解釋清楚之後,轉過身發現毛澤東等人已離開了現場。1951年,徐肖冰與馬海德在北京相遇。提及此事時,馬海德說,當時在延安給毛澤東拍照片的都是美國人,誰會相信中共會有自己的攝影師,他還以為徐肖冰是間諜呢。。說到這裡兩人哈哈大笑,而此時,徐肖冰的妻子侯波,已經成為了中南海的第一任紅牆攝影師,並開始記錄中共最高領袖鮮為人知的一面。
1937年,徐肖冰來到了延安,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拍攝毛澤東在機場迎接送蘇聯歸來的王明。然而在拍攝的過程中,徐肖冰卻被美國人馬海德拽到了一旁詢問起他的身份。當他解釋清楚之後,轉過身發現毛澤東等人已離開了現場。1951年,徐肖冰與馬海德在北京相遇。提及此事時,馬海德說,當時在延安給毛澤東拍照片的都是美國人,誰會相信中共會有自己的攝影師,他還以為徐肖冰是間諜呢。。說到這裡兩人哈哈大笑,而此時,徐肖冰的妻子侯波,已經成為了中南海的第一任紅牆攝影師,並開始記錄中共最高領袖鮮為人知的一面。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身邊(上)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身邊(上)
1950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在北京電影製片廠照相科工作的呂厚民一到單位,就被叫到了領導辦公室,在那裡,組織上的一個安排,讓他的人生,在那個早晨增添了一道閃亮的光芒。
1950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在北京電影製片廠照相科工作的呂厚民一到單位,就被叫到了領導辦公室,在那裡,組織上的一個安排,讓他的人生,在那個早晨增添了一道閃亮的光芒。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身邊(下)

記者舊記:在毛澤東身邊(下)
1950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在北京電影製片廠照相科工作的呂厚民一到單位,就被叫到了領導辦公室,在那裡,組織上的一個安排,讓他的人生,在那個早晨增添了一道閃亮的光芒。
1950年春天的一個早晨,在北京電影製片廠照相科工作的呂厚民一到單位,就被叫到了領導辦公室,在那裡,組織上的一個安排,讓他的人生,在那個早晨增添了一道閃亮的光芒。

記者舊記:攝影機往事

記者舊記:攝影機往事
1949年3月23日,中央領導機關由西柏坡遷到北京。剛剛到北京的毛澤東被暫時安置在北京香山雙清別墅休息、辦公,接見國內外客人。也正是在此時,為毛澤東主席拍攝標準像的任務,落到了莊唯和攝影師徐肖冰的肩上。
1949年3月23日,中央領導機關由西柏坡遷到北京。剛剛到北京的毛澤東被暫時安置在北京香山雙清別墅休息、辦公,接見國內外客人。也正是在此時,為毛澤東主席拍攝標準像的任務,落到了莊唯和攝影師徐肖冰的肩上。

記者舊記:見證大饑荒

記者舊記:見證大饑荒
1960年,人民公社在中國廣大農村已經推行了三個年頭。針對人民公社推行中出現的“共產風”、“浮誇風”等嚴重破壞農業生產的問題,中共中央在這一年的11月3日發出了《關於農村人民公社當前政策問題的緊急指示信》。而這時,中國農村的很多地方早已出現餓死人的現象。在新華社國內部做農業新聞記者的張廣友,在深入農村的採訪中早已看到了中國農村出現的種種問題和困境。所以,對於中央發出的那封“緊急指示信”,張廣友認為恰逢其時。
1960年,人民公社在中國廣大農村已經推行了三個年頭。針對人民公社推行中出現的“共產風”、“浮誇風”等嚴重破壞農業生產的問題,中共中央在這一年的11月3日發出了《關於農村人民公社當前政策問題的緊急指示信》。而這時,中國農村的很多地方早已出現餓死人的現象。在新華社國內部做農業新聞記者的張廣友,在深入農村的採訪中早已看到了中國農村出現的種種問題和困境。所以,對於中央發出的那封“緊急指示信”,張廣友認為恰逢其時。

記者舊記:最後的蘇聯

記者舊記:最後的蘇聯
1991年8月18日,蘇聯副總統亞納耶夫軟禁了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同時宣佈成立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行使國家全部權力。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立即站出來反對緊急狀態委員會,幾經周折之後,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宣佈辭去蘇聯總統職務。第二天上午,蘇聯最高蘇維埃舉行了最後一次會議,正式宣佈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停止存在,。作為新華社駐莫斯科分社記者,盛世良見證了蘇聯解體的過程。
1991年8月18日,蘇聯副總統亞納耶夫軟禁了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同時宣佈成立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行使國家全部權力。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立即站出來反對緊急狀態委員會,幾經周折之後,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宣佈辭去蘇聯總統職務。第二天上午,蘇聯最高蘇維埃舉行了最後一次會議,正式宣佈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停止存在,。作為新華社駐莫斯科分社記者,盛世良見證了蘇聯解體的過程。

記者舊記:1976,唐山(上)

記者舊記:1976,唐山(上)
1976年7月月28日,身為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攝影幹事的唐禹民乘地震後飛往唐山的第一架飛機降落在唐山機場。在震後15天的時間裡,他用手中的相機真實記錄了這座災難過後城市的無比傷痛。
1976年7月月28日,身為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攝影幹事的唐禹民乘地震後飛往唐山的第一架飛機降落在唐山機場。在震後15天的時間裡,他用手中的相機真實記錄了這座災難過後城市的無比傷痛。

記者舊記:1976,唐山(下)

記者舊記:1976,唐山(下)
1976年7月月28日,身為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攝影幹事的唐禹民乘地震後飛往唐山的第一架飛機降落在唐山機場。在震後15天的時間裡,他用手中的相機真實記錄了這座災難過後城市的無比傷痛。
1976年7月月28日,身為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攝影幹事的唐禹民乘地震後飛往唐山的第一架飛機降落在唐山機場。在震後15天的時間裡,他用手中的相機真實記錄了這座災難過後城市的無比傷痛。

記者舊記:兄弟反目之後

記者舊記:兄弟反目之後
1969年的盛夏,王洪起提前結束了廣東潼湖軍墾農場的“再教育”,來到了位於巴爾幹半島西部,被稱為山鷹之國的阿爾巴尼亞,他的採訪工作給了他很多瞭解這個歐洲社會主義明燈的機會。1978年,中國與阿爾巴尼亞近三十年兄弟般的戰鬥友誼徹底破裂,在官方緊張的關係下,王洪起卻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景象。
1969年的盛夏,王洪起提前結束了廣東潼湖軍墾農場的“再教育”,來到了位於巴爾幹半島西部,被稱為山鷹之國的阿爾巴尼亞,他的採訪工作給了他很多瞭解這個歐洲社會主義明燈的機會。1978年,中國與阿爾巴尼亞近三十年兄弟般的戰鬥友誼徹底破裂,在官方緊張的關係下,王洪起卻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景象。

記者舊記:夭折的探索

記者舊記:夭折的探索
1980年第五期《中國青年》雜誌上,一篇署名“潘曉”的讀者來信《人生的路呵怎麼越走越窄》引發了一場持續半年多的人生觀大討論,全國上千萬的青年被捲入其中。
1980年第五期《中國青年》雜誌上,一篇署名“潘曉”的讀者來信《人生的路呵怎麼越走越窄》引發了一場持續半年多的人生觀大討論,全國上千萬的青年被捲入其中。

記者舊記:照片裡的故事

記者舊記:照片裡的故事
1949年,年輕的攝影記者孟昭瑞隨著解放軍一起進駐北京,此後他見證並紀錄了新中國的許多重大歷史瞬間。
1949年,年輕的攝影記者孟昭瑞隨著解放軍一起進駐北京,此後他見證並紀錄了新中國的許多重大歷史瞬間。

記者舊記:工作在非洲

記者舊記:工作在非洲
這是1972年1月由莫三比克自由戰士發行的一本期刊雜誌,在這本雜誌中,有一篇文章專門報導了一群中國人,在這群人中有一名攝影師,他就是被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派到莫三比克進行採訪的中國記者王瑜本。1970年7月,王瑜本肩負著拍攝紀錄片《坦贊鐵路在建設中》的任務,開赴遙遠的非洲坦尚尼亞,在那裡他用電影機記錄了那一段艱苦歲月。
這是1972年1月由莫三比克自由戰士發行的一本期刊雜誌,在這本雜誌中,有一篇文章專門報導了一群中國人,在這群人中有一名攝影師,他就是被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派到莫三比克進行採訪的中國記者王瑜本。1970年7月,王瑜本肩負著拍攝紀錄片《坦贊鐵路在建設中》的任務,開赴遙遠的非洲坦尚尼亞,在那裡他用電影機記錄了那一段艱苦歲月。

記者舊記:紅旗渠日記

記者舊記:紅旗渠日記
1960年,林縣也同全國一樣,面臨著經濟上嚴重的貧困時期和自然災害的威脅。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前,林縣便一直流傳著“水缺貴如油,十年九不收,豪門逼租債,窮人日夜愁”的歌謠。擺脫貧困成為了林縣百姓心中最迫切的願望。在拍攝影片的過程中,攝影師的趙化從人們熱情高漲的建設氛圍中也同樣深切地感受到了當地人對於水的渴望,趙化的心中仿佛也有了與林縣人一樣的激情,這樣的激情自然也被傳遞到了他的鏡頭中。
1960年,林縣也同全國一樣,面臨著經濟上嚴重的貧困時期和自然災害的威脅。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前,林縣便一直流傳著“水缺貴如油,十年九不收,豪門逼租債,窮人日夜愁”的歌謠。擺脫貧困成為了林縣百姓心中最迫切的願望。在拍攝影片的過程中,攝影師的趙化從人們熱情高漲的建設氛圍中也同樣深切地感受到了當地人對於水的渴望,趙化的心中仿佛也有了與林縣人一樣的激情,這樣的激情自然也被傳遞到了他的鏡頭中。

記者舊記:戰地紀錄片人

記者舊記:戰地紀錄片人
1952年8月1日至11日,第一屆全軍運動會在北京舉行,26歲的魯明作為該運動會的總攝影師,就在他身後的飛機上完成了影片《全軍第一屆八一運動會》的拍攝,並獲得了文化部1945-1955優秀影片二等獎。如今,這位81歲老人在家中翻看起昔日的照片,往日的記憶依稀浮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1952年8月1日至11日,第一屆全軍運動會在北京舉行,26歲的魯明作為該運動會的總攝影師,就在他身後的飛機上完成了影片《全軍第一屆八一運動會》的拍攝,並獲得了文化部1945-1955優秀影片二等獎。如今,這位81歲老人在家中翻看起昔日的照片,往日的記憶依稀浮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記者舊記:過往的歲月

記者舊記:過往的歲月
1946年6月,蔣介石悍然撕毀《雙十協定》和政治協商會議通過的各項決議,發動全面內戰,妄圖在三至六個月內消滅共產黨。同年11月,李普被派往華東解放區採訪。之後,李普與他的妻子輾轉來到了冀魯豫野戰軍,也就是被世人所熟知的劉鄧大軍。
1946年6月,蔣介石悍然撕毀《雙十協定》和政治協商會議通過的各項決議,發動全面內戰,妄圖在三至六個月內消滅共產黨。同年11月,李普被派往華東解放區採訪。之後,李普與他的妻子輾轉來到了冀魯豫野戰軍,也就是被世人所熟知的劉鄧大軍。

記者舊記:我在朝鮮戰場

記者舊記:我在朝鮮戰場
1953年7月27日,朝中代表團首席代表南目大將和哈利遜中將在位於“三八”線上的板門店,簽署了震驚世界的《朝鮮停戰協定》。按國際慣例,停戰後,雙方應交換全部戰俘。8月初,中美雙方在板門店進行首批戰俘的交換工作,戰地攝影師盛玉增也在這時來到板門店,見證了這一特殊的歷史時刻。
1953年7月27日,朝中代表團首席代表南目大將和哈利遜中將在位於“三八”線上的板門店,簽署了震驚世界的《朝鮮停戰協定》。按國際慣例,停戰後,雙方應交換全部戰俘。8月初,中美雙方在板門店進行首批戰俘的交換工作,戰地攝影師盛玉增也在這時來到板門店,見證了這一特殊的歷史時刻。

記者舊記:記憶胡耀邦

記者舊記:記憶胡耀邦
1979年的初夏,卸去“右派”帽子已經半年的戴煌早已回到新華社國內部,開始了忙碌的採訪工作。這一年的6月,在外採訪的戴煌得知,中紀委召開了一次關於“撥亂反正”的常委擴大會議。
1979年的初夏,卸去“右派”帽子已經半年的戴煌早已回到新華社國內部,開始了忙碌的採訪工作。這一年的6月,在外採訪的戴煌得知,中紀委召開了一次關於“撥亂反正”的常委擴大會議。

記者舊記:胡志明印象

記者舊記:胡志明印象
1953年,剛剛從朝鮮戰場回國的戴煌,接到了去越南採訪的任務;此時,法越之間決定性的一戰奠邊府戰役已經打響。1955年1月24日,戴煌受到胡志明的邀請,成為唯一的外國記者陪同胡志明向工農兵拜年。從1954年春到1955年春,戴煌在越南採訪一年,與胡志明交往多次,兩人之間結成了“同志加兄弟”般的友誼。
1953年,剛剛從朝鮮戰場回國的戴煌,接到了去越南採訪的任務;此時,法越之間決定性的一戰奠邊府戰役已經打響。1955年1月24日,戴煌受到胡志明的邀請,成為唯一的外國記者陪同胡志明向工農兵拜年。從1954年春到1955年春,戴煌在越南採訪一年,與胡志明交往多次,兩人之間結成了“同志加兄弟”般的友誼。

記者舊記:我的右派生活

記者舊記:我的右派生活
1956年3月,新華社的大食堂裡正在召開社裡的國內工作會議。會議上,戴煌等人一起學習了一篇名為《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報告,在報告中,赫魯雪夫批評史達林製造個人崇拜,過分誇獎自己是人民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傑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天才的學者。曾經的一個共產主義運動的偉大領袖形象,就這樣在瞬間土崩瓦解。而戴煌所思考的問題則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像。他把這件事情當成了一面鏡子,鏡子裡映照出的則是當時的中國。
1956年3月,新華社的大食堂裡正在召開社裡的國內工作會議。會議上,戴煌等人一起學習了一篇名為《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報告,在報告中,赫魯雪夫批評史達林製造個人崇拜,過分誇獎自己是人民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傑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和天才的學者。曾經的一個共產主義運動的偉大領袖形象,就這樣在瞬間土崩瓦解。而戴煌所思考的問題則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像。他把這件事情當成了一面鏡子,鏡子裡映照出的則是當時的中國。

記者舊記:採訪的記憶(上)

記者舊記:採訪的記憶(上)
1949年9月,開國大典前夕,北平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期間,《人民日報》抽調了大批記者和編輯對參會的幾十位政協代表進行了專訪。作為《人民日報》最年輕的記者,21歲的金鳳也接到了採訪任務。
1949年9月,開國大典前夕,北平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期間,《人民日報》抽調了大批記者和編輯對參會的幾十位政協代表進行了專訪。作為《人民日報》最年輕的記者,21歲的金鳳也接到了採訪任務。

記者舊記:採訪的記憶(下)

記者舊記:採訪的記憶(下)
1949年9月,開國大典前夕,北平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期間,《人民日報》抽調了大批記者和編輯對參會的幾十位政協代表進行了專訪。作為《人民日報》最年輕的記者,21歲的金鳳也接到了採訪任務。
1949年9月,開國大典前夕,北平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會議期間,《人民日報》抽調了大批記者和編輯對參會的幾十位政協代表進行了專訪。作為《人民日報》最年輕的記者,21歲的金鳳也接到了採訪任務。

記者舊記:雙頭燈下的國事

記者舊記:雙頭燈下的國事
從1953年開始,張靜邦就進入到中南海,成為了一名紅牆內的燈光師,此後幾十年,他經歷了無數個重大的場合,見證了許多重大的歷史時刻,在這過程中,他見證了毛澤東的雄才偉略、周恩來的和藹可親,以及劉少奇在人生最後時刻的落魄與淒慘。
從1953年開始,張靜邦就進入到中南海,成為了一名紅牆內的燈光師,此後幾十年,他經歷了無數個重大的場合,見證了許多重大的歷史時刻,在這過程中,他見證了毛澤東的雄才偉略、周恩來的和藹可親,以及劉少奇在人生最後時刻的落魄與淒慘。

記者舊記:俺爹俺娘(上)

記者舊記:俺爹俺娘(上)
在山東省淄博市東南山區一個叫天津灣的小村裡,住著俺的爹娘。他倆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近70年。俺把鏡頭對準了俺爹俺娘,記錄了他倆20年間的生活片斷,真實、質樸,影印出一個個真情瞬間,編織出一段兩個世紀老人平平常常的故事。
在山東省淄博市東南山區一個叫天津灣的小村裡,住著俺的爹娘。他倆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近70年。俺把鏡頭對準了俺爹俺娘,記錄了他倆20年間的生活片斷,真實、質樸,影印出一個個真情瞬間,編織出一段兩個世紀老人平平常常的故事。

記者舊記:俺爹俺娘(下)

記者舊記:俺爹俺娘(下)
在山東省淄博市東南山區一個叫天津灣的小村裡,住著俺的爹娘。他倆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近70年。俺把鏡頭對準了俺爹俺娘,記錄了他倆20年間的生活片斷,真實、質樸,影印出一個個真情瞬間,編織出一段兩個世紀老人平平常常的故事。
在山東省淄博市東南山區一個叫天津灣的小村裡,住著俺的爹娘。他倆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近70年。俺把鏡頭對準了俺爹俺娘,記錄了他倆20年間的生活片斷,真實、質樸,影印出一個個真情瞬間,編織出一段兩個世紀老人平平常常的故事。

記者舊記:大眼睛的故事(上)

記者舊記:大眼睛的故事(上)
希望工程的標誌性照片《大眼睛》,其作者是希望工程的第一位志願者解海龍。早在拍攝這張照片之前,解海龍還在北京市崇文區文化館宣傳部工作,雖然時常獲獎,但所有作品都總是被認為缺少一些深層次的意味。一天,在與文化館中的一位教師偶然的談話中,他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希望工程的標誌性照片《大眼睛》,其作者是希望工程的第一位志願者解海龍。早在拍攝這張照片之前,解海龍還在北京市崇文區文化館宣傳部工作,雖然時常獲獎,但所有作品都總是被認為缺少一些深層次的意味。一天,在與文化館中的一位教師偶然的談話中,他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記者舊記:大眼睛的故事(下)

記者舊記:大眼睛的故事(下)
希望工程的標誌性照片《大眼睛》,其作者是希望工程的第一位志願者解海龍。早在拍攝這張照片之前,解海龍還在北京市崇文區文化館宣傳部工作,雖然時常獲獎,但所有作品都總是被認為缺少一些深層次的意味。一天,在與文化館中的一位教師偶然的談話中,他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希望工程的標誌性照片《大眼睛》,其作者是希望工程的第一位志願者解海龍。早在拍攝這張照片之前,解海龍還在北京市崇文區文化館宣傳部工作,雖然時常獲獎,但所有作品都總是被認為缺少一些深層次的意味。一天,在與文化館中的一位教師偶然的談話中,他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記者舊記:大寨十三年

記者舊記:大寨十三年
1964年2月10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新華社記者的長篇通訊《大寨之路》,並配發社論《用革命精神建設山區的好榜樣》。大寨這個小小山村成為當時全國農村集體學習的榜樣。也就是在“農業學大寨”的風潮剛剛興起的1964年初春,段存章懷著興奮與好奇第一次來到大寨採訪。
1964年2月10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新華社記者的長篇通訊《大寨之路》,並配發社論《用革命精神建設山區的好榜樣》。大寨這個小小山村成為當時全國農村集體學習的榜樣。也就是在“農業學大寨”的風潮剛剛興起的1964年初春,段存章懷著興奮與好奇第一次來到大寨採訪。

記者舊記:河南1958

記者舊記:河南1958
1958年一個炎熱的下午,方徨突然接到她在信陽地區採訪時結識的地委秘書長趙光打來的電話。趙光在電話上說,嵖岈山夏季小麥大豐收,出現奇跡啦!
1958年一個炎熱的下午,方徨突然接到她在信陽地區採訪時結識的地委秘書長趙光打來的電話。趙光在電話上說,嵖岈山夏季小麥大豐收,出現奇跡啦!

記者舊記:沙飛的故事(上)

記者舊記:沙飛的故事(上)
1942年,抗日戰爭進入第五個年頭。這一年,晉察冀根據地已經深陷於日本軍隊的頻繁掃蕩和瘋狂蠶食。艱難中的根據地,為了鼓舞軍民的抗敵熱情,決定辦一份新聞期刊——《晉察冀畫報》。這一年的初夏,入伍不久的趙銀德,被派往河北平山縣碾平溝村一處破敗的廠房,這裡就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晉察冀畫報社。解放區第一份以照片為主的新聞期刊,就這樣在簡陋中開始了緊鑼密鼓地準備工作。初到畫報社的趙銀德,也開始學習起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鉛印技術。
1942年,抗日戰爭進入第五個年頭。這一年,晉察冀根據地已經深陷於日本軍隊的頻繁掃蕩和瘋狂蠶食。艱難中的根據地,為了鼓舞軍民的抗敵熱情,決定辦一份新聞期刊——《晉察冀畫報》。這一年的初夏,入伍不久的趙銀德,被派往河北平山縣碾平溝村一處破敗的廠房,這裡就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晉察冀畫報社。解放區第一份以照片為主的新聞期刊,就這樣在簡陋中開始了緊鑼密鼓地準備工作。初到畫報社的趙銀德,也開始學習起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鉛印技術。

記者舊記:沙飛的故事(下)

記者舊記:沙飛的故事(下)
1942年,抗日戰爭進入第五個年頭。這一年,晉察冀根據地已經深陷於日本軍隊的頻繁掃蕩和瘋狂蠶食。艱難中的根據地,為了鼓舞軍民的抗敵熱情,決定辦一份新聞期刊——《晉察冀畫報》。這一年的初夏,入伍不久的趙銀德,被派往河北平山縣碾平溝村一處破敗的廠房,這裡就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晉察冀畫報社。解放區第一份以照片為主的新聞期刊,就這樣在簡陋中開始了緊鑼密鼓地準備工作。初到畫報社的趙銀德,也開始學習起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鉛印技術。
1942年,抗日戰爭進入第五個年頭。這一年,晉察冀根據地已經深陷於日本軍隊的頻繁掃蕩和瘋狂蠶食。艱難中的根據地,為了鼓舞軍民的抗敵熱情,決定辦一份新聞期刊——《晉察冀畫報》。這一年的初夏,入伍不久的趙銀德,被派往河北平山縣碾平溝村一處破敗的廠房,這裡就是剛剛成立不久的晉察冀畫報社。解放區第一份以照片為主的新聞期刊,就這樣在簡陋中開始了緊鑼密鼓地準備工作。初到畫報社的趙銀德,也開始學習起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鉛印技術。

記者舊記:“讀書”十年

記者舊記:“讀書”十年
在出版界,他是一個靈魂般的人物;在讀書界,他是一個旗幟性的人物。他主編的《讀書》雜誌,曾是中國讀書類雜誌的範例,延續了一代人的精神追求和文化夢想———然而他說,我現在要做的,是要懺悔我這不美的一生。
在出版界,他是一個靈魂般的人物;在讀書界,他是一個旗幟性的人物。他主編的《讀書》雜誌,曾是中國讀書類雜誌的範例,延續了一代人的精神追求和文化夢想———然而他說,我現在要做的,是要懺悔我這不美的一生。

記者舊記:中日破冰紀實

記者舊記:中日破冰紀實
1954年,應日本紅十字會之邀,中國紅十字會代表團前往日本訪問,開始了中日關係的破冰之旅;三十一歲的新華社記者吳學文是此次訪日代表團的成員之一。此後的二十年,中日關係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形勢中艱難前行,吳學文見證了這二十年冰雪消融的漫長歲月。
1954年,應日本紅十字會之邀,中國紅十字會代表團前往日本訪問,開始了中日關係的破冰之旅;三十一歲的新華社記者吳學文是此次訪日代表團的成員之一。此後的二十年,中日關係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形勢中艱難前行,吳學文見證了這二十年冰雪消融的漫長歲月。

記者舊記:尋找滇金絲猴

記者舊記:尋找滇金絲猴
一個滿腔熱血的男兒,一個情深意重的大丈夫,一個愛國的革命戰士——左權。為了革命,他離開了摯愛的妻子和出生只有100天的女兒。在那些離別的日子裡,在那戰火的硝煙中,他在給家人的一封封家書中,寫盡了對親人的牽掛。
一個滿腔熱血的男兒,一個情深意重的大丈夫,一個愛國的革命戰士——左權。為了革命,他離開了摯愛的妻子和出生只有100天的女兒。在那些離別的日子裡,在那戰火的硝煙中,他在給家人的一封封家書中,寫盡了對親人的牽掛。

記者舊記:我與飛虎隊

記者舊記:我與飛虎隊
1979年,中國與美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作為中美兩國交換記者之一,57歲的《人民日報》記者張彥被派駐美國。來到華盛頓的第一天,一位住在紐約的美國飛虎隊老兵給張彥捎來一盆美麗的鬱金香,屈指算來,自從在昆明分別之後,他們已經有三十多年未能見面了。
1979年,中國與美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作為中美兩國交換記者之一,57歲的《人民日報》記者張彥被派駐美國。來到華盛頓的第一天,一位住在紐約的美國飛虎隊老兵給張彥捎來一盆美麗的鬱金香,屈指算來,自從在昆明分別之後,他們已經有三十多年未能見面了。

記者舊記:啟功先生往事

記者舊記:啟功先生往事
“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是啟功1978年為自己寫下的一篇墓誌銘,這一年他66歲。2005年6月30日淩晨,93歲的啟功與世長辭,雜誌社記者鮑文清從1979年第一次採訪到啟功先生,兩個人的交往就持續了二十多年, 2004年她將二十多年來對啟功的細緻採訪整理後寫成了《啟功雜憶》一書,書中鮑文清回憶了與先生的相識相交。
“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是啟功1978年為自己寫下的一篇墓誌銘,這一年他66歲。2005年6月30日淩晨,93歲的啟功與世長辭,雜誌社記者鮑文清從1979年第一次採訪到啟功先生,兩個人的交往就持續了二十多年, 2004年她將二十多年來對啟功的細緻採訪整理後寫成了《啟功雜憶》一書,書中鮑文清回憶了與先生的相識相交。

記者舊記:修築天河的人們

記者舊記:修築天河的人們
1964年,時任《河南日報》記者的袁漪來到了林縣,就修建紅旗渠時,不斷湧現出的勞動模範,進行採訪報導。而袁漪最想採訪到的人,便是被工人們稱為“水利土工程師”的路銀。因此,袁漪也開始了她尋找路銀的經歷。
1964年,時任《河南日報》記者的袁漪來到了林縣,就修建紅旗渠時,不斷湧現出的勞動模範,進行採訪報導。而袁漪最想採訪到的人,便是被工人們稱為“水利土工程師”的路銀。因此,袁漪也開始了她尋找路銀的經歷。
所有影片